投稿邮箱 916253777@qq.com

刘诗诗:爱随时开始

2016/04/08作者/admin来源/未知阅读人次/
导读:她的话很少的,采访前,记者被很多人告知了这一点,于是准备了一大堆问题生怕冷场。推开化妆间的门, 刘诗诗 端坐镜前等待上妆。在喧哗与嘈杂间,她像只小鹿,安静、无辜、灵…
“她的话很少的”,采访前,记者被很多人告知了这一点,于是准备了一大堆问题生怕冷场。推开化妆间的门,刘诗诗端坐镜前等待上妆。在喧哗与嘈杂间,她像只小鹿,安静、无辜、灵动,似乎下一刻就要蹦走。然而当采访正式开始时,记者的疑虑瞬间打消了,眼前的刘诗诗开朗、健谈、爱笑,尤其是当聊到芭蕾时,她瞬间进入另一个空间,那里只属于她自己,也是她始终在保护的一片净土。
  “她在我身上是一块很干净的东西。”
  2013年,刘诗诗很忙。电影从《不二神探》到《回到爱开始的地方》,电视剧从《精忠岳飞》到《步步惊情》,几出大戏连番上演。她时而是明星刘金水(《不二神探》),对着镜头说“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明白过我,我不是想做明星,我是想做演员”,时而是恬静又不失活泼的纪雅清(《回到爱开始的地方》),勇敢追求爱情。就在你以为她分明是在银幕上演自己时,在电视剧《精忠岳飞》中她突然大变身饰演岳家军头号猛将高宠的盲人妻子高杨氏,而在电视剧《步步惊情》中她更是一人分饰两角,在性格截然不同的张晓和蓝兰间来回切换。从荧屏到大银幕,从古代到现代,刘诗诗来回穿梭,成为2013年最炙手可热的星星。
  如果把这一切变换成电影画面,你会看见十年前那个从芭蕾舞学校歪打误撞闯入纷繁耀眼娱乐圈的女孩,突然变成舞台正中心那个主角,夺目的灯光打在她身上,舞台下是粉丝们的尖叫声。但她宠辱不惊,依然安静地站在那里,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在近日还有记者拍到她在机场奔向行李架自己取行李的画面,毫无明星架子。似乎总有一种安静的力量,让她抵抗外在的洪流。这种力量到底来自哪里?
  “她在我身上是一块很干净的东西,我不希望别人拿她去做什么”, 当谈到芭蕾舞时,上一刻还在哈哈大笑的刘诗诗突然变得安静严肃起来,也许这就是记者在寻找的答案。这种想法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小时候家庭聚会时,经常会有大人说,“来来来,跳一段”,小诗诗很不开心,冷着脸就走了。回家后就被父母骂,“大家都这么开心,叫你跳一段你就跳一段呗。”但这个小小女孩心中却有自己的执拗,“我这么喜欢的东西,这么珍视她,你们却让我随便拿出来耍?”现在也会遇到有人叫她“跳一段”,刘诗诗开始明白也许人家不过是好奇想看一下,于是换一种方式应对,“都老胳膊老腿了,跳不动了”,通常她会这样回答。
  芭蕾舞被认为是为人们提供了一种随遇而安的哲学。从6岁到19岁,与芭蕾相伴13年,舞蹈中的哲学早已融入刘诗诗血脉,而曾经吃过的苦,流过的汗,也成为今天的财富。练芭蕾有多苦?如果有机会走进舞蹈教室,你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到,泪水、汗水浸泡在一起,打湿整个地板,尤其是对于孩子,那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还记得电影《翻滚吧!阿信》中的镜头吗?小阿信被送进训练馆之后爷爷赶忙转身走开,怕稍微走得慢了就会心疼。对于学习芭蕾舞的女孩子而言,舞台上每一次优美的旋转、踢腿、跳跃、滑步,背后都是长达十数年的重复把杆、压腿。“很枯燥”,再回忆时刘诗诗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她知道正是那十几年的枯燥让她如今再面对演戏的辛苦时,觉得“一切都还好啊,很正常”,甚至会觉得在吊威亚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学习舞蹈还教会她一个本事,就是能一眼看出一个人的体重变化。那时候除了每天的舞蹈训练之外,还有一项必须攻克的任务就是控制体重。从15岁到20岁是刘诗诗最痛苦的5年,“那时候真的是喝凉水都会胖。”于是她每天不吃东西,包着保鲜膜穿着减肥裤就去操场跑步,一点也不觉得苦,反而很开心,“觉得自己快成仙了。”学校每天都会称体重,哪怕长一两都要记录在案,正是这种经历让刘诗诗锻炼出了一对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胖了多少。”说到这里时,刘诗诗咯咯地笑了。
  柴静在《看见》中这样写道,“那些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但正是那些痛苦岁月,往往是人生最大的财富。
  “这个世界对我而言完全陌生。”
  如果不是十年前的那次偶然,也许今天的刘诗诗会像她的大部分同学一样,或出国深造,或在舞台上表演,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后都做了芭蕾舞老师。而成为舞蹈老师,正是刘诗诗最初的人生规划。
  那是2004年10月,秋高气爽的季节,正在北京舞蹈学院读大三的刘诗诗正在象牙塔里享受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这一年,她17岁。一天,电视剧《月影风荷》剧组到学校挑演员,两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漫不经心凑热闹的刘诗诗却被意外选中,而当总导演平江锁金见到这个浑身散发着纯净、高贵气质的女孩时,感觉她就是女主角,“她跟剧中女主角叶风荷极其相似,尤其是那种略带忧郁的眼神和抬头的姿态”,平江锁金立刻决定让这个毫无表演经验的女孩饰演女主角“叶风荷”,甚至在剧中为她量身定做加了一段经典芭蕾舞《天鹅湖》选段。
  天上掉下个女一号,这种事情如果砸到任何一个表演系女生头上都无疑像中了大奖,但对于始终在芭蕾舞台上旋转飞舞的刘诗诗来说,她不过只是简单地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尝试一下”。涉世未深的她还不知道,这个选择将把她推入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气质相似只是开始,一进剧组困难才扑面而来。对于从10岁就开始住校的刘诗诗来说,在此之前她甚至连电视都没有看过,“学校只有食堂有电视,晚上宿舍一熄灯连电都没有。”每天除了上课还是上课,她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表演。“镜头在哪里?该看向哪里?手该放在哪里?”在拍摄现场她不知所措,这个世界对她而言完全是陌生的。
  “挺好的,就是要你的本色和单纯”,导演鼓励道。在电影《神探亨特张》中,导演高群书用了一水的非专业演员,因为在他眼中,这些演员身上那种未经雕琢的气质是学院派出身、被各种规范禁锢的演员所没有的,那是一种由内在生发的最真实的东西,也是最有力量的存在。
  导演平江锁金所看重的正是刘诗诗身上的这种存在。所以后来在自己的另一部作品《飞花如蝶》中他再次邀请刘诗诗主演,彼时,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名字会在短短几年后被媒体册封为“新四小花旦”之一,在2012年更是被票选为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的金鹰女神。而在微博上,600多万之众的“小狮子”们将这个名字视为自己的信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还在上初、高中的孩子。
  “一下子成熟了五岁。”
  到底该如何表演?刘诗诗从一开始就被扔进拍片现场去历练,这种方式直接、猛烈。最初,表演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把心理活动表现在脸上,尤其是眼神,“跳舞的时候要求不要把情绪表现出来,但表演完全不同。”她需要把过去十几年学的东西完全抛掉,重新塑造自己,而这门功课一做就是五年。
  真正的改变是从《步步惊心》开始的。2010年电视剧《步步惊心》开拍,刘诗诗出演女一号若曦,消息刚一放出,便遭到质疑,“这个长相平平的女生根本不适合若曦”,“若曦的内心戏很丰富,她能驾驭吗?”
  在搬上屏幕之前,《步步惊心》被认为是“清朝穿越小说扛鼎之作”,受到众多粉丝追捧。直到2011年9月电视剧《步步惊心》在湖南卫视首播,在播出的前几集中质疑声依然不绝于耳。但奇怪的是,随着剧情的深入,那些声音越来越少,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转变成一致的赞美。
  “不能说她每一个画面都百分百到位,但我觉得这就是若曦,她把若曦的精气神演到了,她就是一朵皎皎木兰花”,原著作者桐华评价道。一起合作过的吴奇隆评价她是“分裂的”,“好的演员基本上都是分裂的。诗诗很像男孩子,笑场笑得最大声,她还经常说我们很怪,前一秒还在打打闹闹开玩笑,一进场就很严肃,所以每次她都忍不住。后来有些戏她入戏很深,哭得很惨,喊‘Cut’了之后她还停不了,一直在情绪里。”
  如果说之前的每一次表演都是一种积累,那么在《步步惊心》中,刘诗诗实现了最完整的蜕变。她把自己完全放入若曦这个人物中去思考、观察,去体会她的快乐和痛苦,她的纠结和挣扎,她甚至还会透过若曦反过来看自己,看周遭的一切,“我感觉自己的心跟着若曦在成长,她所经历的痛苦、无助、彷徨我都可以感受到,演完这部戏感觉自己一下子成熟了五岁。”
  从这之后,刘诗诗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在《步步惊情》里,她分别饰演张晓和蓝兰两个角色,如果说张晓对于她而言算得上是本色出演,那么蓝兰便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她比较自我,不能说不好或者不善良,她的本质是好的,是干净的,可是她的经历让她不得不把自己封闭起来,觉得这个世界没有意外、惊喜,就是这样了。”刚开始她很难在两个角色间切换,但当她进入蓝兰这个角色时,开始用她的视角看世界,一切就变得很容易了,她甚至把蓝兰的思维方式带进现实生活中,无法自拔,“后来大家都觉得我有点精神分裂。”
  在表演这条路上,刘诗诗感觉自己越往前走,反而需要学习的东西越多,很多事情她知道自己无法理解是因为阅历还不够,还需要“多看,多走”,但这个女孩子已经在作品中完成了一次最重要的成长。
  “很多时候我能忍的都忍,但我有底线。”
  都说娱乐圈是一个大染缸,身处其中很难不随波逐流,耀眼的镁光灯与粉丝的追捧让人着迷,也很容易迷失。浸淫圈中近十年,不善言辞的刘诗诗却很清楚那个“自己”有多重要。“我拍任何的戏,去演任何角色,首先要让自己相信,如果自己都有个疙瘩在,那就没办法演好,别人也不会相信你,如果是这样,宁愿不去做,这样效果也是不好的”,她说道。
  拍古装戏时,大部分时候她都裹着一层又一层的戏服,即使是如《不二神探》《回到爱开始的地方》这样的现代戏,她也是清一色的森女风格,清新、淡雅。对于这个圈子而言,她更像是炎炎夏日的一股清流,有媒体曾用“白清莲”来形容她——出淤泥而不染。
  “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我现在还放不开,还做不到那么敬业,还有一个自己在,很多时候能忍的都忍,但我有底线,这个底线现在还突破不了。”
  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自己的小坚持,“不会同时接拍两部戏。”《步步惊心》之后,可以选择的题材、班底越来越多了,尽管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尝试,但刘诗诗更希望自己在一段时间内能“专注”在一件事情上,即使有时候两部戏时间差了一点点,错开了,她还是不会同意,“我很难突然从一个角色跳到另一个角色,那样会感觉很混乱。”
  名利的到来往往伴随着争议。2011年,伴随着《步步惊心》的“一夜成名”,争议声也越来越大。如果最开始只是“演技一般”“长相平平”这样的质疑,后来因为念错一个字便遭到口诛笔伐,因为档期原因缺席《精忠岳飞》的宣传便被传跟主演林心如不和。面对更为汹涌的质疑,刘诗诗一边卖着萌承认错误,一边在微博上与林心如互动澄清谣言,也继续自己的恬淡。
  从空灵优雅的芭蕾舞台到耀眼夺目的名利场,刘诗诗已经“入场”近十年,她说自己变得“更自信”了,开始试着在适当的时候放开自己,不要有那么多的束缚和捆绑。面对媒体时,她从以前做“选择题”式的回答方式变成今天健谈的模样;她明白对于艺人来说形象很重要,但会在一定的度中做自己,比如会自爆生活中的自己其实很“懒散”,而且“是个爷们儿”,这也是为什么吴奇隆对她以“诗爷”相称的原因,而这个称呼到今天几乎变成了她的标签。
  自嘲,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自信,而这种自信的过程正是伴随着话语权不断增强的过程,这也是一个跟自己、跟世界对话的过程。
  但刘诗诗依然还在学着如何适应、周旋周遭突如其来的一切,她看起来依然有些笨拙、萌呆,压力很大时也会像普通女孩子一样关在家里大吃一顿或者找朋友倾诉。如今那拨曾经一起把杆压腿的同学很少聚在一起,有一年刘诗诗去广州,刚好也有同学在那里,大家碰在一起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还那样啊?”“大家都没变”,她说道。即使一个转身从芭蕾舞台进入名利场,她还是同学们心中那个穿着夹趾拖在校园里晃悠的大大咧咧懒懒散散的小女生。
  对于爱情,她也有憧憬,“每个女生都想为爱不顾一切,我也想遇到这样一个人,可以让我不顾一切。”她还难得地转过这样一条微博,“爱一个女孩子,与其为了她的幸福而放弃她,不如留住她,为她的幸福而不断努力!”但她还“没有时间谈恋爱”,那些有的没的绯闻更像是捕风捉影。
  作家李承鹏曾说,以前人们出行都是靠马车,那时候可以随时跳下车来看个风景甚至谈个恋爱什么的,等你回过头去发现车还在不远处晃晃悠悠向前开,跑几步就能赶上;现在都是动车,但凡想下车买点小零食什么的一扭头车就开远了,没有人敢下车,每个人都紧紧抓住“时代”这趟列车,一路高速行驶,生怕一撒手就被抛弃。
  刘诗诗更像是这趟高速列车上的一个“异类”,在人生的前17年里,她过着甚至连电视都没有的“与世隔绝”的生活,而在过去的8年里,她虽然身处名利场,被裹挟着向前奔跑,却依然在洪流中保留一片独属于自己的净土。对于刘诗诗而言,人生依然充满未知,无论未来如何,最重要的是,不会失去自己。
热门推荐HOT